青峰大辉i

刚才去补了帅府有鬼那期,炅炅发现骷髅的时候大叫一声,撒撒立马跑了过去,还有那个什么毒药配方要金菊?撒撒没有听清,只有炅炅认真的回答撒撒诶。双北的糖永远都在不经意间。(◍˃̶ᗜ˂̶◍)✩ (并不想承认我yy过度)

算是第一个原创小段子很短小  很幼稚  不要吐槽我  不要伤害我。( ’ - ’ * )  不喜欢请不要说心里默默吐槽然后关掉就好。以后可能会有更渣渣的文发上来,谁让我这么爱这个cp(◔◡◔)



白敬亭现在很烦躁,莫名烦躁。因为烦躁他跟助理和经纪人闹的很厉害。
说是莫名,实际上除了他,所有人都知道原因。
刘昊然去拍戏了,一两个月都没有回趟家。
戏总算是杀青了,手机响了,看了来电显示,忙不迭接起来。
“喂,刘昊然。”
“嗯,我在。”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久到刘昊然认为白敬亭挂掉了电话,直到他听见白敬亭在电话那头说了一句“家里的猫想你了。”
“白白,家里没养猫。”
又是一阵沉默,刘昊然耐心的等着。那边的白敬亭似乎要说话,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开口,刘昊然有些心痒。
“喵。”

莫离 84



刘昊然的母亲——王栩涵回到家中后,就把他与白敬亭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现任丈夫。
“昊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也没有必要去试探白敬亭,有的时候,这样的试探也会毁了一段感情的。”刘昊然的继父——秦天昀如是道,“难怪昊然会把你赶出来。”
王栩涵的脸色不免有几分尴尬:“那你去不去和白敬亭的父母吃饭?”
到底她之前的行为是有些过分,但是到底是一心为了这个儿子的。这次和白敬亭的父母碰面,到底还是要把秦天昀一起带去,才是一种表态。也让白敬亭的父母能够更为安心地把自己的孩子交给刘昊然。
秦天昀看着脸色不郁的妻子,微微叹息:“我当然是会去的。昊然虽然不是我生的,但是这几年下来,我也把他当作亲人。而且我也想去看看白敬亭那个孩子。”
王栩涵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下来:“我去订家好点的饭店。”说完,也不管还没有去问刘昊然到底是定在哪一天几点用餐,就这么直接风风火火地翻美食杂志去了。秦天昀没能叫住她,也就随着她去了。
到底到了中午的时候,白敬亭还是联系了自己的父母,确定了双方家长会晤的时间。而刘昊然毕竟也是了解自己的母亲的,确定时间之后,就给她去了个电话。让她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去变更订餐的时间。
对于现在的白敬亭和刘昊然而言,每一天的生活都是平淡中透着一点点甜蜜,不若奶茶、巧克力那般甜腻;更像是添了蜂蜜的柠檬水,那一味酸,更衬出恬浅的甜来。
趁着这十来天的时间,白敬亭把第四期的剧本也赶了出来,肖恬和关妍敲定了PIA戏的时间。基本在月内,这部剧也就能安然落幕了。沉鱼出听的一群人心里明白,这部剧后,然朋友就算不退圈,也会呈现神隐的状态了。而《江山如画》这样的CAST,这样的成效,这样的影响,这样的口碑,在短时间内都没有别的剧能超越了。
到了周六,刘昊然开车跟着白敬亭去接他的父母,至于自己的父母,当然会自行到餐厅去。
王栩涵订的是一家高级的粤式创意料理店,包厢的装潢风格大气雅致,却没有那么俗丽。白敬亭的父母都对点菜没什么兴趣,就由王栩涵一手包办了。
能见到刘昊然的父母,白母心里的大石头终于完完全全地落了地,至少的确说明他的父母也认可了白敬亭的存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嫁女儿的心情,究竟是从何而来,白母就实在难以言明了。
这一餐下来,基本上是宾主共欢,刘母今天的表现比起那天的唱作俱佳的状态要正常得多,至少很像是个大方得体的女主人。如果她还是那天的样子,恐怕白母也就没那么放心了。一顿饭吃罢,一行六人还去刘昊然的家里坐了坐,看到了儿子现在的居所,白母没有说什么,基本也算是满意的。
傍晚前,白母执意要回家替白敬亭的外婆准备晚餐,因为便由刘昊然再次开车,带着一行人回去了。到了白敬亭家里,白敬亭的外婆又一定要刘昊然留下来一起吃晚饭。所以两人最后回家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可是刘昊然的心情却特别好,很显然从这一天开始,白敬亭就是完全属于自己的了。
而刘昊然的心情一好,遭了殃的人就只能白敬亭了,因此白敬亭在沐浴的时候,就被刘昊然给偷袭了。
白敬亭早上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散架了一般,再看边上心情极好的男人,气得抬腿踢他。
而显然十分魇足的刘昊然则在他腰际按揉着:“阿亭,我们去荷兰结婚吧!好不好?”
“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件事。有没有结婚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吧?”就算他们两人真的在荷兰领了证,毕竟以后还是在国内生活,荷兰的婚姻保护,在国内也启不到什么作用。虽然明知道刘昊然的收入不低,但是也没有必要这样乱花钱,白白去荷兰晃一圈吧?
刘昊然摇了摇头:“有用,因为这表示,我想和你结婚。”
去荷兰结婚不是为了法律或别的什么,这也是一种表态,一种两人能名正言顺一起生活,一起走完一生的表态。
白敬亭却也很坚持:“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真的不用特地去荷兰走一趟。我们的一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许等有一天,我们都老得没有什么念想的时候,再一起去荷兰,结婚,如何?”
白敬亭知道他的想法,但却觉得这样的行为意义不大,如果两人真能相携一生,到最后再去荷兰结婚办仪式,也许更有意义一些。
刘昊然忍不住将白敬亭锁揽入怀中:“好,等我们老掉牙的时候,再一起去。”说完,低头,以吻封缄。
炽烈如火,如激流勇进般的感情,当然很让人向往;然而细水长流的感情看似寡淡,却更为隽永。

~~~~~~~~~~~~~~~~FIN~~~~~~~~~~~~~~~~~~~~~

莫离 83



白敬亭还有些回不过神,所以刚才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演的?干净的水瞳对上刘昊然的眼睛仍透出几分不确定来:“这都是装的?”
刘昊然点头,可是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我妈最会用眼泪骗人,别信。”
王栩涵拍了拍白敬亭的手:“看来我是吓到你了。别担心,我早就知道阿然的取向了,男人也好,女人也好,能有一个人拴住他的心,我就觉得很高兴了。只是我最怕你们都太年轻,不懂得如何生活,如何妥协。你是个好孩子,刚才阿姨做得是有点过分,希望你不要太介意。”
白敬亭反射性地点了点头:“没事。”可是他的话音方落,刘昊然就在他腰间揪了一把,不算很重的力道,不痒不痛的,却让他吓了一跳。
刘昊然显然不像白敬亭那样买母亲的账,他直接起身,半拥半推着她往门口走:“你来也来过了,演也演过了,结果也看到了。现在可以走了。对了,下周末我会请小白的父母来。你记得带上爸一起过来吃午餐。”
王栩涵被儿子一路推出了门,要关门之际才道:“小白是个好孩子。希望你们能好好过,也让妈能放心。”她与刘昊然的生父识于青葱年华,自以为不管不顾,只一心一意爱着对方的爱情是最美好、最纯净、最幸福的感情。直到婚后,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当炽烈的感情遭遇生活的降温。似乎原本属于双方的优点都成为了不可磨合的缺点。刘昊然的生父不愿意让她在外抛头露面当个音乐剧的演乐,可是也无法负担两人的生活开销。另一方面,在工作上,刘昊然的父亲一直未能得到上司的赏识,相反,王栩涵的演出机会却越来越多,收入渐渐越过了他。这让刘昊然父亲的男人尊严和心理都受到了不小的打击。这些无法解决的问题,成为一道道难以逾越的坎……于是,终于有一天,这两人之间的爱情完全被越来越频繁的争吵磨得一丝不剩,这场婚姻也就走到了终点。对于王栩涵而言,那曾经强烈而盲目的感情,成为了不堪回首的“黑历史”,所以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上同一条路。她承认今天来试白敬亭,是一件很自私的行为,她只想着看看白敬亭是不是够理智,会不会为了自己儿子的前程而选择离开,却不愿去想,白敬亭听闻这些话之后,会有多么的伤怀。所以,此时被儿子赶走,她也能理解刘昊然的心情,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打算把儿子的情况,同自己的丈夫好好说明一下,以期下周双方见面的时候,气氛能更融洽一些。
总算把母亲送出了门,刘昊然板着一张脸,准备同白敬亭秋后算账了:“你刚才说你要走?”
好容易松了一口气的白敬亭这才想起还有这件事来,心里暗自叫苦:“呃。有么?我刚刚只是想上楼去拿件外套,有些冷,呵呵。”
刘昊然却像是盯着猎物的猛兽一般,一步一步地逼近他:“你刚才说你要走。”同一句话,这次却是极肯定的语气,白敬亭都能感觉到他在暗自磨牙。
“我……我……是因为……”白敬亭又不能把事情的原委都推到刘昊然的母亲身上去,于是一时之间也找不出理由来搪塞。
“我猜猜我妈说了什么。”刘昊然终于把已经退到墙角的白敬亭抓到怀里,张嘴就在他纤细的脖颈出咬了一口,“她是不是说为了我的前途,你应该要远离我?”
白敬亭吃痛,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你明知故问!”
“而你还真准备成全我,一走了之?好,果然很好,很为我着想。”刘昊然口中虽然说着好,但是却在白敬亭颈项边一下一下地啮咬着,力道不大,却让人禁不住地颤栗。
白敬亭只能苦笑:“我总不能让你跟你妈不和吧?”
刘昊然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你怎么知道如果你走了,我还能继续若无其事的工作,若无其事的生活?你怎么会以为你走了以后,我会不跟我妈翻脸?”
白敬亭眨了眨眼,很是乖觉地应声:“我现在知道了。”
原本白敬亭以为这么识实务地回答之后,刘昊然总会消气的,很可惜,没能如愿。
刘昊然的脸上仍是没有什么表情:“现在服软已经晚了。如果不是我回来的及时,要去哪里捉你?嗯?”说着,他突然一施力,将白敬亭扛到了肩上。白敬亭没料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和力气,胃顶在他肩上有些难受,忍不住挣扎。刘昊然却是使了几分力气拍了他的臀两下,“别动。”
而后直接扛着白敬亭回到了卧室,将他摔到床上:“我就该让你累到让你没力气再胡思乱想。”
卧室的门随之关上了,也隔绝了屋内的动静。

莫离 82



“爱情不能当饭吃!你们还年轻,不知道你们以后还会面对怎样的境地。现在你们都被所谓的爱情和幸福冲昏了头。但是当你们要面对大众异样的目光的时候,你们总会走到彼此厌恶的地步,到时候,你们要怎么办?趁你们还爱着彼此,分开,留下恋念,也是好的。”
白敬亭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就好像理智与情感将自己分割成了两个人,代表情感的自己愿意不计后果的永远和刘昊然走下去;可是代理理智的自己却也认同她的话,刘昊然和自己不一样,他可以有很好的未来。中国这个大环境下始终视他们为异类,自己的存在的确会对他产生很大的影响,也许……就像刘昊然母亲所说的,自己会毁了他。内心的矛盾不断撕扯着他。就算问白敬亭一百次,是不是不愿意离开刘昊然,他的回答,一定是不愿意。但是不愿意,未必等于不会。总有人说爱是自私的,但是太过自私的爱,其实不过是爱着爱上某人的自己罢了,那只是让自己随心所欲的借口。对白敬亭而言,爱并不一定等于成全或付出,但是必然是希望自己所爱的人一生无波无澜。白敬亭很清楚,并且很有信心,如果刘昊然此时此刻回来,必然会站在自己身边与他母亲抗争……但是……最后呢?刘昊然幼时已然经历过家庭的破碎,自己真的能毫不介意地让他再一次与母亲渐行渐远吗?扪心自问,白敬亭不愿意这样,他会为他心痛。
似乎事情走到了这一步,白敬亭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他看着坐在沙发上哭得声嘶力竭的女人,就算分开了,爱情依然可以存在,自己依然会爱着刘昊然,不过是空间上,两个人分开而已,也许,不会太难过?
“好……”白敬亭听到自己从嗓子尽头吐出这么个字来,很轻,却很清晰。
刘昊然的母亲闻声终于止住了哭,梨花带雨似地抬头看向他:“你说真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钥匙转移的声音,接着门打开了。刘昊然的眼中带着愕然,有些不解地看着眼前站着的白敬亭,和坐在沙发上哭得很没形象的母亲:“这是什么情况?”
白敬亭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刘昊然,不见面就分开会好过许多,当面承认自己想要离开,实在是很艰难。所以,白敬亭选择了沉默以对,只是侧头不去看他,准备直接上楼去收拾行囊。也好,让他母亲亲眼看着自己离开,也许会比较放心吧?
眼见白敬亭走向楼梯,刘昊然意识到不对,连忙几步上前拦腰环住了他:“你要做什么?”
白敬亭暗自深吸了一口气,才回过头去,对上他的眼睛,心却如锥刺一般:“看也知道吧!我准备走了。”相爱的人分开会很痛吧!如果自己表现得令人讨厌一些,对刘昊然会不会比较好?
刘昊然有些头痛,箍着白敬亭的手臂却不曾放松,反而把他更拉近自己一些:“小白,我怎么可能让你走。妈,你够了哦!”
原本坐在沙发上低声抽泣的女人却突然收住了声息,非常优雅地……展开了笑颜:“儿子,你也太过偏心了吧!你怎么知道不是妈妈被白敬亭气哭了?”
白敬亭因她突如其来的改变而怔住了,硬生生被刘昊然拖到沙发边坐下了。
“我了解小白,也了解你。”刘昊然对自己的母亲还是很了解的,以白敬亭的性格不可能弄哭自己的母亲,多半是她又说了些什么,可是居然激到白敬亭说要离开,刘昊然还是有几分生气心疼的。
刘昊然的母亲——王栩涵用纸巾拭去了泪痕,对白敬亭道:“刚才吓到你了吧!其实我只是想要试试你们。越是轰轰烈烈,不计后果的感情,消散得也越快。在爱情里,情感的部分是很必要的,但是理性也是不可少的。如果刚才你坚持不离开阿然,我可能反而会担心,因为这样激烈的感情,最后的结果不一定是幸福甜蜜的。可是,你为了阿然能选择离开,我知道你同时也以很理智的态度在对待阿然。这样的感情也许没有那么的甜腻,却最是平淡亘古。这下,我终于能对你们两个放心了。”
白敬亭困惑讶然地看着她,刚才……她……一直是在……假装吗?
刘昊然放松了手臂的力道,“我妈……以前是个音乐剧演员,眼泪情绪收放自如。我爸没少被她骗过。你以后也小心一些。不要太相信她。”虽然明知自己的母亲是出自好意,但是到底还是让白敬亭伤了情,因此,他还是很有几分介怀的。

莫离 81



白敬亭这时才能体会刘昊然当初进自己家大门见父母的心情:“你妈妈会来?她什么时候来?”
刘昊然却是不肯明说,只是继续逗他:“担心了?”
白敬亭在桌底下拿脚踢他:“我说认真的,你妈妈什么时候来?”
刘昊然暗笑:“你准备怎么好好表现?可惜我妈最近这阵子忙,说是一有空就来,也没有说具体什么时候来。”
白敬亭微微凝眉,最怕就是打无准备的仗,虽然这也的确算不上是什么战争,但是毕竟是要面对刘昊然的母亲,说一点不紧张那肯定是假的。
眼见白敬亭一直皱着眉,刘昊然反而又不忍心了:“我妈这个人很好相处的,你也不用这么担心。顺其自然就好,我的小白最是讨人喜欢了。”
白敬亭拿眼剜他,不理他不着调的话,直接起身收拾碗筷,反正横竖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刘昊然的母亲回来,就暂时不去想这些的好。
当天晚上,刘昊然就在沉鱼出听的群里透露出了想要退圈的决定,关妍和肖恬虽然不舍,但也表示出了理解,同时也更加坚定了她们要继续挖掘接班人的决心。毕竟沉鱼出听的名字在网配圈里已经颇具影响力,就算有一天他们这批人都离开了,关妍依然希望这个社团能够在圈子里留下些什么。比如花开半夏、安妮熊的三明治等人都是找来的接班人,当然,像关妍、零度、肖恬、殇情这样的元老的确很难完全脱离这个圈子,多半还是会打打酱油的,偶尔粉墨登场一下的。
孤儿怨:大家在这个圈子久了,感情肯定是深的。但是只是不配剧而已,又不是以后形同陌路的,也不用太过伤感吧!
午夜搭车:当初我就是听着然大神的剧进的社团呢!想到以后就要听不到了,真的很遗憾啊!还有小白,这么漂亮的声线,只配这么一部剧。我都可以预料以后这部剧会成为怎样的绝响般的存在啊!
向日葵:那是一定的!这样的制作,这样的CV,放眼圈内都很难再找到了。
飞奔吧少年:你们少在这儿扯些有的没的!我告诉你们,你们要尽快去给我勾搭新鲜的资源!攻音受音龙套音我都需要!明白没有!
天天天晴:放心!我明天下了课就去理科部广撒网!!力求收割一批回来!
白敬亭看着屏幕上天天天晴和向日葵的雄心壮志,莫名有些冷汗泠泠的感觉,一回头却正对刘昊然的视线:“还真像关妍和肖恬的性格。沉鱼出听的确不该只在几个人的手上,我们需要更多的人进来。”
白敬亭点了点头,看到大家的反应,他也算是安心了不少,大家都对彼此的决定十分理解,这是莫大的幸运。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转眼已入了深秋,这天白敬亭下班早,便没有让刘昊然来接,直接回了家,煮了一壶咖啡,嗅着空气中浅浅的咖啡豆香气,白敬亭的心情格外的好。
待他在露台上忙完之后,却听到门铃响了起来,一边想着刘昊然今天难道没有带钥匙,白敬亭一边拉开了门。
门外的却并不是刘昊然,而是一个保养得极好的女人,眉眼之间与刘昊然倒是很有几分神似:“你就是白敬亭?”
那女人也不待白敬亭有所反应,直接进屋关门,走到了沙发边落座:“我是刘昊然的母亲。”
虽然前段时间白敬亭已经知晓刘昊然的母亲会来,但并没有料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与她相见,尤其……刘昊然并不在自己的身边,“……您好……我刚煮了咖啡,给您倒一杯吧!”
刘昊然的母亲却是摇了摇头,黑白分明的眼中突然蓄满了泪雾:“我什么都不需要。你能把儿子还给我吗?”
白敬亭因她这一句话而狠狠怔住了,瞠大了眼看着她。
“我原本一直纵容昊然,是因为他一直没有遇到什么人。我以为他只是说说的,我以为当他找不到那个人的时候,总会回归到正轨的。天底下哪有一个做母亲的人想要看到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同性恋的?你们这样的情况是于世不容的。你知道吗?昊然去年还得过建筑设计奖,他还有很好的前途,如果被别人知道他和你在一起,会怎么样?他的前途就全毁了。我并不是说你们错了。我知道,错的是这个社会,这个社会还不够平等开放,可是我们都没有选择。我求求你,离开他吧!这样他总会慢慢回到正轨,总会慢慢学着去爱一个女人的。”
白敬亭原本以为和刘昊然在一起最大的阻力会来自自己的家人,毕竟刘昊然曾经那么明确地说过家人对他的理解,可是对面坐在沙发上哭得凄悲的女人口中的言辞,却与他曾经所说的相去甚远。刘昊然的母亲根本不希望他走上这么一条路:“如果我们分开,他不会快乐。”白敬亭觉得自己的喉咙干得很可怜,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声带在摩擦之间却几乎像是要着火一般。
“我也曾经爱过昊然的父亲,爱会变淡,会消散。可是,如果他真的和你走下去,无论你们是不是分开,别人对他的定义就是个同性恋,别人都会带着有色眼镜看他。当我求你,行不行,离开他。”她道。
白敬亭忍不住扬起了有点苦涩的笑容,幸亏刘昊然的母亲还没有做出开支票砸自己的狗血行径来:“阿姨,我真得很爱他。”

莫离 80



自从白敬亭得到了父母和外婆的首肯之后,刘昊然就软磨硬泡,怎么也不愿意与他分开居住了。于是在某一天,白敬亭回到家后看到的就是空空如也的衣橱以及接到某人得意洋洋的来电。
半是无奈的,白敬亭也就接受了这个即将开始同居的事实。同时白敬亭的父亲也信守了之前所说的话,将白敬亭楼下的花店经营权交给了王姐所有。至此,除了偶尔去店里坐一坐,走一走之外,白敬亭已经没有必要长时间回到花店去了。
对于白敬亭而言,多少会有些不习惯,但刘昊然则表现得非常高兴,并且很是自得其乐地还带着他去花市大肆采购了一番,装点露台。因此,刘昊然大而荒凉的露台,终于迎来了更多的绿植。
在白敬亭与刘昊然同居的第二十六天,《江山如画》的第三期也顺利如期发布了,反响依然一片大好,尤其是在白敬亭和刘昊然的真人照片在论坛上被PO出来之后。网上对这对CP的认可和喜爱程度达到了空前的热度。形象好气质佳音质靓戏感强的组合原本就是很少见的,再加之同时又有这么好的一部剧,得到追捧也是很自然的事。
自从白敬亭住到了自己家中之后,刘昊然慢慢改掉了在公司加班的习惯,改为将工作带回家里。这栋宽敞的房子里多了一个自己真正在乎的人,才能称之为家吧!闻着楼下飘来的依稀的饭菜香味,刘昊然如是想到。
对于恋人近乎称得上是有几分呆傻的笑容,白敬亭有些无奈:“你这是在发呆吗?晚餐做好了,快下楼洗手吃饭。”
刘昊然起身走近倚在门边的白敬亭,俯头在他唇角印下一吻:“调侃我让你有成就感?”
白敬亭点了点头:“嗯,看到大老板发呆的机会可不多。”说着率先下了楼去。在跨出那勇敢的一步之后,能够迎来这样堪称幸福完美的生活,多少让他觉得有点不真实,但是能把这样的时光过上一辈子,大概会是件无比幸福的事情吧!
每天在恋人的怀抱中醒来,交换一个早安吻,为对方准备早餐,一起驾车上班,一起享用晚餐,一起度过夜晚,甚至是那些磨人的夜晚,都是极简单却明朗的快乐。
“现在是谁在发呆?嗯?”刘昊然替他盛了碗汤,反问道,“自己做的菜用得着看得那么专注吗?”
“嗯?!我只是在想第四期的剧本罢了。完成这第四期《江山如画》就顺利杀青了。”白敬亭逞强地回道。
“嗯。也是我退圈的时候了。”刘昊然突然道。
这个答案显然出乎白敬亭的意料之外:“你怎么突然想到要退圈?”
白敬亭一直觉得刘昊然是喜欢网配圈的,不然以他的工作性质——不得不时不时带工作回家完成的情况,不可能再挤出这么多时间来磨剧配剧。也正是因为这样,突然听他说要退圈,才会这么的不可思议。
“你以后不会再配剧吧?我也不想跟别人CP。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退圈。”刘昊然其实甚至希望白敬亭能跟自己一起退圈。毕竟自从曝照之后,就出现了那么一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网路平台的信息太过发达,导致他们的照片甚至出现在了论坛以外的地方。于是有那么些人通过一些渠道找到了圈内,试图与白敬亭搭上线。刘昊然承认自己是个很有几分占有欲的男人,即便明知白敬亭不会选择别人,但是也不希望看到别人觊觎他的白敬亭。而且,刘昊然本人也厌倦了某些人没完没了的私信轰炸,不如退圈来得轻松。
白敬亭因他的话而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你是喜欢配剧的吧!就算我不当CV了,还是可以做编剧。”
刘昊然伸手覆住了他的:“配剧是因为兴趣,我也已经在这个圈漫混迹了很久。足够了。而且,我如果有时间的话,也可以再去客串,相信关妍和你学姐也不会拒绝。”
白敬亭之前的迟疑当然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为了沉鱼出听的人,虽然相处得时间远远不如似水流年的人来得长久,但是感情的建立却是很牢固的。尤其白敬亭意识到刘昊然突然要退圈,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因此对于沉鱼出听的成员总是会觉得有些愧疚之心。
刘昊然看出了他的沉默:“沉鱼出听会一直在,就算我不再配剧,甚至你不再写剧本,我们依然是沉鱼出听的人,这一点不会变。我们这群人之间的联系也不会断。”
白敬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的确配剧大约也没有办法持续一辈子,这个圈子里人来人往的频率太高,就算不是现在,总有一天,大概也是要离开的。
刘昊然察觉到了白敬亭心底还是有几分介怀,唇角微勾道:“我跟家里人提了。”
“什么?!”白敬亭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告诉了我妈,我们的事情。”刘昊然答道,“她说会来看你。”

莫离 79



“既然刘先生事业做得这么大,看起来你出身也很好,为什么会看上我们家阿亭呢?”比起白父,白母的语气就没那么好了,捧在心尖上带大的孩子转眼就被眼前这个男人拐走了,让她怎么能心平气和呢?
“阿姨您言重了,我的事业也只是起步没多久,还算得上稳定。但是我是个不懂得将就的人,如果不是遇到小白,我宁可选择单身。”刘昊然的语气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脸上还是带着浅淡得体的笑容。
白母忍不住接着道:“既然你的事业刚刚起步,那你的工作肯定很忙,我要怎么放心把阿亭交给你?”
“的确,在这个阶段,我可能的确会有忙碌的时候,但是我不是很贪心,钱足够用就可以了。我只是想提供给小白一个更舒适、安稳的生活环境。”刘昊然对白母的诸多问题显得毫不介意。
刘昊然沉得住气,不表示外婆看得过去,她对这个时不时会看向自己外孙,且眼神格外温柔的男人显然很是满意:“清雅,你对阿然这么凶干什么?来者是客,你也不晓得给阿然倒杯茶?再去切点水果来?”
白母憋了一肚子气,无奈只能起身去倒水,切水果,换了白父面对刘昊然:“刘先生,我对你知道的不多。但是我并不在意你有多有钱,多有背景,也许你平凡普通一点,我会更放心。我只希望你对我儿子是认真的,否则,不管你是什么样的身份背景,我都会想办法让你付出代价的。”
“爸……”白敬亭眼眶又有些泛红,父亲能这么说,就是认可刘昊然了,并且父亲对自己的维护,怎能让他不受触动。
“你们两夫妻是怎么回事,一个一个地吓唬阿然。话都不会好好说吗?我老人家就没你们想得那么多,我只要阿亭和阿然两个人平平安安、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就够了。”外婆如是道。
既然外婆都这么说了,白敬亭的父母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了,一个沉默地切着水果,另一个想了良久才道:“下次是否方便让我们见见你的父母?”
白父的想法很简单,虽然自己的儿子和眼前的男人在国内无法结婚获得法律的保护,但是见到了他的父母至少也显示了刘昊然的态度。如果他的父母愿意来,也是一种表态,一种认可。
“没有问题。但是我父母很多年前就离异了,现在我是跟着母亲生活的,我会跟我妈商量一个时间请三位用餐的。另外,如果你们允许的话,我想带小白去国外登记结婚。”刘昊然道,“另外,我现在的房产证上也会加上小白的名字。”
刘昊然这番话显然已是种非常明确的表态,这样一来白敬亭在法律和经济上都得到了保障,没有后顾之忧,而刘昊然的家人也可以因此更为放心一些了。
白父点了点头:“你能这么做,我们当然也同意。只要你对阿亭好,不管你家人是什么样的态度,不管你家人会不会谅解你,这里都会是你的家。我们也会把你当作家人。”
白母的表情也和缓了不少:“说了这么多,先吃点水果吧!以后来这里,不用买这些,就和阿亭一样就好。”
做父母的担心的无非就是儿子被人轻视或者欺骗,既然刘昊然肯拿出诚意来,他们两夫妻自然放心不少。但是少不得还是要让白敬亭和刘昊然两人不定时地回家坐坐,及时了解这对恋人之间相处的情况。
“等你们在国外登记结婚之后,那家花店就交给王姐打理吧!她准备拿出笔钱来,以后那家店的收入一半都是她的。你也能安心和阿然搬到一起去住。”白父道,虽然花店的花材都是外婆一手管的,但是经营还是白父在打理。
“是啊,外婆年纪大了,只要这边的一家店能让我有事没事去看看,走走,也就够了。我也不指望这花店能赚多少钱,关键就是图个开心。”白敬亭的外婆也是连连点头。
等他们两个登记结婚了,总不能一直分居两处吧,白敬亭现在所住的房子,毕竟还是比较简单的,一个家……不该是那个样子。至于刘昊然,他好歹是做建筑设计的,他看中买下来的房子总不至于太差吧?既然能让白敬亭有更好的生活环境,白家的几位长辈当然不会反对。
当天晚上,白敬亭的父母留了刘昊然用了晚餐,才放两人回去。
刘昊然一路开着车返回他家,白敬亭则看着窗处怔怔出神:“怎么越来越会发呆了?”
“我只是没想到这一切会这么顺利,像做梦一样。”白敬亭道,似乎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你家人都很爱你!小白……我也是。”刘昊然趁着红灯的时间,倾身过去在他额头落下一吻。
白敬亭轻轻摇了摇头,更正道:“我的家人从今天起也是你的家人了。他们爱我,当然也会爱屋及乌。”
“是啊,我们都很幸福。有能够谅解我们的家人。并且,能及时遇上对的人。我们还有足够长的时间……去过一辈子。”刘昊然的声音低了两分,带着无限的温柔。

莫离 78



白敬亭看着刘昊然,即便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也能从他的声音中猜测出几分来,眸底划过一丝狡黠:“我爸妈还有外婆说要见你,你上来吧!”白敬亭倒不信,刘昊然真的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好。我去买点东西就上去。”让白敬亭泄气的是,对面的声音依然不愠不火。
挂断电话之后,白敬亭目送着刘昊然走开,才返回客厅:“爸妈,他过会儿就上来。”
白母多少有点意外:“你带着他一起来的?”以自己对儿子的了解,他不像是会做这么冒险的事的人啊!
“不是。”果然白敬亭摇了摇头,“他自己来的,一直在楼下等我。”
“你之前不知道?”白母又问道。
白敬亭又摇头:“他没告诉我,也是个笨蛋。”
白母心里却宽泛了一些,那个男人肯为白敬亭做到这样,想来对自己的儿子也是用了点心思的。那个男人肯这样无声无息的来,至少不是个喜欢邀功的。最怕就是有些人做了50分,硬要做足100分的架子。刘昊然不知道的是,在他自己全然不知情的时候,过了未来岳母的第一关。
白父端坐在椅子上不吭声,却看到正对面外婆的卧室门悄悄地开了一条缝,当即干咳了两声道:“要不是看在你外婆的面子上,我非跟你断绝父子关系不可。既然那个人要过来,还不快把你外婆请出来,让她老人家过过眼。反正你的事情我是不想管了。”
白敬亭正意外父亲怎么又搬出了这样的说辞,一转眼就看到了外婆的房门迅速地关上了,当即理解了。从小外婆就溺爱自己,最是护短,父母的态度越是强硬,外婆越是心软,为了自己,父母真算得上是煞费苦心了。
这样想着,白敬亭叩响了外婆卧室的门,老人家精神抖擞地走了出来:“阿亭,你爸妈没难为你吧!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外婆给你做主。”
白敬亭忙扯了笑:“妈和爸都消气了,就是让我把……人请来家里坐坐。”
白敬亭的外婆以为自己的外孙还是受了委屈,便拍了拍他:“你放心,外婆帮你看看!如果那个人对我们家阿亭好,外婆也会把他当做我的外孙。”
白母忙也赔着笑请外婆在沙发上坐好,递了杯热茶过去:“妈,你也太偏心阿亭了。”
“人心生来就是偏的。”外婆却是有几分小孩子脾气,加之认为外孙受了气,当即便直接这么应了声。
白母被梗得牙酸,瞪了白敬亭一眼,自从儿子一回家,自己的妈就宠着白敬亭,挤兑自己了。
白父将妻子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却不住无奈,自己这个妻子和岳母真是一模一样的心性,平时也不乏一些半是玩闹的口舌之争,两个人都是小孩子心思。
隔了约莫二十多分钟,白家的门铃便响了,白母吩咐白敬亭不许动,自己起身去应门,门一开就看到了一个长得颇为俊逸的男子,气度沉稳,就算是第一次见面也丝毫不见慌乱不安。第一眼看上去就是个很容易让人有好感的男人。
“阿姨,你好,我叫刘昊然,是来找小白的。”刘昊然如是道。
白母故作冷淡地哼了一声,便让他进来了:“阿亭在里面。”
刘昊然进屋后,把一篮子包装精美的进口水果放到了桌边:“来得仓促,没来得及准备什么。”
白母点了点头,刚要说什么,就被外婆抢白了。
“人来就好,以后都是一家人了,这么客气干什么?”白敬亭的外婆活了大半个世纪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没见过?虽然谈不上阅人无数,一定的眼力价还是有的。以前的人最在乎什么?一个人的言行举止可以装出来,但是气度不能,一个人的气度是要靠家里的底蕴一点点培养出来的。因此白敬亭的外婆几乎是在看到刘昊然的时候,已经对他颇有几分眼缘了,“刘先生过来坐。”
“您一定是白敬亭的外婆吧!直接叫我名字就好,您是小白的外婆,在我心里就像是自己的长辈一样。”刘昊然自然是大蛇随棍上,既然白敬亭的外婆都说了是一家人了,自己当然不能认生。
这话一说,白敬亭的外婆立时笑得更高兴,脸上眼底尽是笑纹:“来来,让外婆好好看看!”
到底还是白父沉得住气,清了清嗓子问道:“刘先生是哪里人?做什么工作的?怎么认识的我们家白敬亭?”
刘昊然正襟危坐:“我是本市人。经营着一家建筑事务所,是在花店认识的小白。”
白父一想到他们两人是在自己主张开的花店里认识的,心里一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不过听起来眼前这个男人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莫离 77



白敬亭的父母显然都没想到白敬亭的外婆因为溺爱他可以做到这么豁达的地步,因此都很是意外,可是眼见她这么护着白敬亭,也都无话可说。
白敬亭也没有料到反而是自己最为担心的外婆会是最支持最坦护自己的人,当即伸手抱住了她:“外婆,谢谢你!”
“傻瓜,我是你外婆,我不疼你疼谁啊!”白敬亭的外婆说着又伸手去拉他。
“妈……这样吧!你回房间去坐坐,让我和他爸,再跟阿亭好好谈谈。”白敬亭的妈妈劝道,一手扶着她向房间走。
白敬亭的外婆不是很情愿:“那你们得保证不会赶我外孙出门,否则我一定跟阿亭一起走!”
白母连连点头,好容易才哄得母亲回卧室去了,门合上的一刹那不禁深深松了口气,确定母亲不会再突然出来,她才重新走回沙发边。
“好了,你也别跪着了,起来坐吧!”白父似乎是收敛了怒意,重新在沙发上落了座。
白敬亭对父母突然心平气和的表现有些不解,却是执意不肯起身,到底还是白父强行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了。
“阿亭,我是你妈,你心里的那些想法,你以为我这个当妈的,真的一点都察觉不到吗?说真的,我也安慰过自己,现在科学这么发达,以后造个试管婴儿也不是难事。可是,现在的社会毕竟大多数人还是没办法接受你们同性之间的恋人,我担心你以后会受到别人的歧视。我也担心你能不能遇上一个合适的人,那个人能不能带给我儿子一生的幸福。”白母微微叹了口气。
对于儿子的性取向,其实白母心中早已有了几分猜测,也曾有意无意地向自己的丈夫提起过,白父听了之后,却是不动声色。不过白母相信,对于儿子的包容,自己的丈夫不会比自己少一分。虽然在初有这样的猜测的时候,白母的确也很难接受,但是大约天下父母心都只不过是希望子女的一生能够生活无虞罢了。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白母也就慢慢接受了这一切。
“那个男人……他对家里人坦白了吗?”白父问道。
白敬亭点了点头,“嗯……他早就对家里人坦白了。”
“那个人……对你好吗?有空带回来让我们看看他。”白母语重心长,“你这个傻孩子,我和你爸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我怕这一天的到来,也希望这一天早点来。因为当你跟我们坦白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遇到了那个人。终于有一个男人,要把我的宝贝儿子从我们身边带走了。可是,我也很欣慰,毕竟我不可能照顾你一辈子,也不想看你一直形单影只。现在能有一个人能陪着你,照顾你,我也能放心了。”
白敬亭有些回不过神来:“妈……爸……你们刚才难道是装的?!”
白母瞥了他一眼,道:“我怕你外婆被你吓出心脏病来啊!我估摸着你外婆差不多也该起来了,所以才让你跪在这里,苦肉戏对着我们演有什么意思!当然得让你外婆看着啦!”
白父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其实他觉得这么合伙演戏骗自家人是有点不妥的,不过自己的老婆向来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他也就随着她去了,反正方法虽然不妥,但效果却是很鲜明的。
白敬亭一时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担心得半死的事,居然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解决了?自己以为掩藏得很好的事情,原本妈妈早就发现了吗?不过,能够这样的顺利的得到家人的谅解,白敬亭觉得很幸福,忍不住站起身,伸手环过自己的父母:“爸妈,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
在圈子里,有多少人因为出柜,几乎被家人摒弃的?而自己的父母却能够接纳自己,自己的外婆还出面维护自己,真得很幸运,很幸福。
“少来这一套,肉麻。”白母拍了拍儿子的背,示意他站起身来,“这么大个人了,想要压死我啊!”
白父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眼中也尽是包容:“你放心,不管你做什么,都有我们。总之,记得把那个人带来见见我们。”
白敬亭点了点头:“我去给他打个电话。”而后摸了手机走到阳台去,才拨通号码,却看见楼上的树荫处站着的那个男人,视线不禁有些模糊。
“小白……”耳边传来属于这个男人的熟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
“嗯……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家住哪儿?”白敬亭问。
“你学姐不是个擅于保守秘密的人。你为了我决定出柜,我又怎么能不来?”刘昊然抬起头去,看向站在阳台里的白敬亭,笑得十分温柔。